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西陵南熙,表字明雅,乳名馥儿
诞于元光七年葭月初八,时值茶花竟放,清馥满庭,故取乳名馥儿。

乳母:杳娘
侍女:照水、晴柔

TOP

皓质呈露

TOP

角色姓名:吴瑕
角色年龄:25
所属公司:世纪嘉影
具体人设:吴瑕,25岁,吴彧的亲妹妹。文艺世家出身,从小到大懂事又独立,看上去纯粹又惹人怜爱,深受家人朋友的爱护。热爱表演艺术,大学时作为交换生游学国外,参演过几部小众文艺电影,虽然获得过颇具含金量的奖项,但异国他乡又并非主演,也没有专门的团队进行宣传,热度如同浪花一般转瞬即逝。待人接物从容乐观,随遇而安,并不刻意追求虚利浮名,也不以一时的名气高低而改变自己的态度。前年因片酬问题不胜其烦,与上个小公司和平解约,去年正式加入世纪嘉影,虽然与吴彧是亲兄妹,但从未刻意宣扬,业内人士及好友心照不宣。目前仍然在继续进修学业,课程不多,接的电影大多数是文艺片,只可惜几乎都叫好不叫座,偶尔会作为平面模特接一些商业工作,过着自己喜欢的舒适生活。一双眼睛令人见之不忘,最多的评价为是“眸含秋水”,此前因独特的忧郁气质而受到关注,后来开始挑战不同类型的角色,角色与本人大相庭径,在戏里,她是自由不羁的飞鸟。
点数抽取:400=名气99+演技301

TOP

【元光十四年·三月】

[ 迁入容教坊已有月余,放眼看去姹紫嫣红,官家贵女比比皆是,又因教养品格不同,性情多有殊异,端的是一派繁花似锦的景象。冷眼瞧下来,既不屑往人堆里置评是非,也不欲教人看轻相府仪度,是以除却勤谨课业之外,鲜少再与不相熟的打交道。]

[ 原以为相安无事便罢,但昨儿刺绣时出了桩枝节,绣品被人弄脏,那人口口声声要赔一幅,嘴脸却是漫不经心,既如此不知好歹,那只好由讲师见证,请她践行所言。虽说别人要赔,可自己也未曾怠惰,今早另绣了一幅交上去,只道昨日那位小姐的是“罚”,并非代我完成,讲师颌首赞许,罚的是她四德中‘妇功’有失。]

[ 如此一来讲师借机立过规矩,又申饬了一番浮躁之风,个别言行轻佻的也不敢肆意轻慢了。身正不怕影子斜,也未因此有骄矜之色,只觉露过从容自持的性情也好,以后的麻烦会少些。待与众人听完教诲,便回屋歇息去了。]

[ 午膳过后下起润物细雨,窗边摆了一盘尚未下完的棋局,自己精擅此道,却不为争强好胜,这是昨晚同元岁按着棋谱下的,有意钻研古谱破解之道。元岁尚未回来,闲来敲着棋子静观雨幕,静谧中自有别样意趣。 ]


【适龄之年迁入容教坊,心知此地并非容得自己肆意所在,言行举措自是比在家时谨慎得多,同人相交仅是泛泛,不失亦不过,点到为止,除了讲师所教种种,做得最多的不外乎捧着书册于屋舍之中自行翻阅】
【晓得昨日里有人不知好歹惹了馥儿不痛快,虽则之后讲师罚也罚过,也将规矩再度细述过一遍,念及那人当时神态还是心中有觉不快,听过讲师教诲后,并未急急回屋,而是入了小厨房内费了点时候,做上一道勉强还算拿得出手的点心】
【雨雾朦朦为这天地蒙上一层雾色,带着红色食盒不疾不徐行于廊下,秀指抵着红绯门扉,轻轻一推随吱呀一声,伊人身影随即落入眸底,刻意提起了手中食盒,笑言道】
猜猜我带回来什么

TOP

黄初十四年十二月初八,生于金陵,秦王李洵长女,母妃云婥。
元朔元年,父皇登基,迁怡景宫清暇居,为今上大公主。
元朔十一年四月三十,封临川公主,下降杨旭。
元朔十三年七月,有孕而不自知,十月不慎流产。(三月流产男)
元朔十四年一月,有孕,三月诊出,八月初一早产,诞长子杨煊。(八月早产男)
元朔十五年九月,有孕,十一月诊出。元朔十六年七月卅一,难产诞龙凤,长女杨凝,次子杨熠。

杨初黎and李朝熙
以下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99999999999999999 才可浏览
【元朔十年】 红鸾·遥瞻择婿
春,帝有意为长女择选驸马,于城北皇家禁苑内设武举考场,皇室宗亲悉数到场,杨氏嫡长子夺魁。当日三题试毕,帝曾遣人至大公主翠帐相询,钦定公主夫婿。四月,武状元杨旭授:正六品昭武校尉、左金吾卫从六品长史。

【元朔十一年·四月三十】 深宵·琴瑟难调
皇长女念忻,封临川公主,下降杨旭。成婚当夜和衣而眠,未行周公之礼。

【元朔十一年~元朔十三年】 止水·相待如宾  (其他戏里闪回の剧情点)
成婚过后甫入五月,临川偶然风寒,以避免传染为由,未与驸马同床共枕,驸马遂另设卧榻。数日后痊愈,双方均未提起,驸马仍就寝于内室卧榻,或于厢房歇息。
夫妻性情差异,临川矜傲,驸马跳脱,由此各行其是,若即若离。随光阴流逝,二人逐渐积蓄不同的理念,因身份及想法作祟,皆隐伏不发。
成婚已是三载有余,期间几桩事端,导致夫妻互生误解,在外和睦相安,回府交流甚少,一时间进退维谷。

【元朔十一年·八月十五】 芥蒂·疑谬暗生
中秋佳节,晨间回杨府探望,驸马对父母需向公主行礼一事介怀已久,二人各有考量,对当中歧异未曾明言。适逢孟府嫡女思琪不期而至,驸马与她自幼相熟,热络攀谈半晌,全不似对临川那般疏外枯淡。孟氏女时年廿二,尚未婚配或定亲,长年避居深闺,联想至此,临川越发觉得驸马与她熟稔不似寻常,稍作试探无果,心底埋下猜疑。当晚宫宴临川夫妇均缺席,月未满盈,兼有心事重重,酌酒赏月索然无味,早早各自歇息。

【元朔十二年】或许可以简短的戳两出日常:浮年·画地为牢  循默·渐行渐远

【元朔十三年·五月初四】 参商·抱火厝薪
府中书房内,因驸马骤然推门而入,临川受惊失手摔碎驸马珍视的XXXX。驸马怫然质问,二人言语不和,临川恼恨之余故意将另一只XXX摔碎。驸马正欲拂袖离去,临川下意识将其拽住,致使反被挥倒在地。临川霎时垂泪,道是无话可说,不欢而散。次日端阳节,驸马未回府,嫌隙愈深。

【元朔十三年·五月初六】 破镜·鲽离鹣背
清晨,临川先至杨府,后到孟府,以看望长辈之名寻驸马去向,岂料再度目睹驸马与孟氏女同行。双方于府前街巷相逢,临川以为二人旧情确凿,实则孟氏仅送驸马离开。临川冷面相向,孟氏看出端倪先行折返,随后驸马受到诘责,故意承认早有私情。于是临川幽愤郁结,当即说出愿意和离成全,乘上马车决然离去,驸马回到公主府时,临川已不知所踪。

【元朔十三年·六月初六】 隐衷·涸辙之鲋
临川暂居长安东隅曲江池旁的橖榆别业,驸马虽早已探知其去向,但恐覆水难收,按捺良久,事过一月方动身前往。二人于池畔“不期而遇”,驸马出言挽留,长久以来的隐衷得以和盘托出,终免置于镜破钗分的境地。驸马:讲明与孟氏的误解,另夫妻婚前素昧平生,身份与成长环境大相径庭,导致婚后生活方式截然不同,从最开始便颇为疏离,难寻头绪。临川:因为在意而心生疑虑,久而久之进退两难,纵然得知驸马所谓旧情十分失望,冷静月余斟酌再三,亦不曾将夫妻失和之事告知父皇母妃。最终临川说“若无爱与憎,彼即无羁缚”,请彼此再做忖量,并不打算立时回府,而驸马缄默良久,临走前道出已将橖榆别业买下赠予临川。

【元朔十三年·六月二十】 冰释·缔结鸳盟
临川素来畏热,假借避暑之由暂居橖榆别业,并下令不许仆婢贸然打扰,凡公主府事务来往,皆鱼传尺素,或由近侍出面。连日以来,驸马散衙后便至别业探望,歇于院外楼阁,次日清晨离去上朝并处理公务,初十休沐亦是如此作息,临川得知默然远观,却未置可否。时过半月,正值驸马旬休,疏雨绵绵,临川披衣而起,却未见驸马身影如常出现,遂孤身执伞前往小楼,灯烛俱灭、空无一人,以为驸马不再执着守望,顿感失落。寅时露重,兼之清雨寒气袭人,临川略有受凉迹象,正欲离开,转过身驸马却在珠帘另一方相候。驸马道明原委,并拥妻入怀,情潮涌动,赴鱼水之欢。暮晚时分回到院内寝居,临川微染风寒,被驸马催促卧榻用药,此后驸马照顾在旁也未受到阻拦,顺理成章住下。
(问我为啥傍晚才回去——光天化日我才不回去!害羞脸皮薄没错!不哄不回去!要抱抱QAQ)

【元朔十三年·七月初七】 情衷·光风霁月
时逢七夕,驸马邀临川乘画舫游湖,本应傍晚归返,经驸马几番推延,将至二更方回别业。后苑中有花灯百盏熠熠生辉,临川深感动容,嘴上取笑女儿家乞巧节过成了花灯节,彼时二人心意相通,不再拘于小节琐事,驸马承诺今后佳节不会再错过,并趁机提出搬回公主府。夫妻并坐合欢树下,互诉情衷,度此良宵。

【元朔十三年·七月初八】 共枕·破镜重圆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从爱生忧患,从爱生怖畏;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是故莫爱着,爱别离为苦;若无爱与憎,彼即无羁缚。


十三年七月怀,十月流产
十四年一月怀,八月早产男

TOP

李念忻,乳名茶茶,小字朝熙。黄初十四年十二月初八生于金陵,孝武帝长女,母妃云婥。风仪端雅,秀澈无俦,莲华铸肌骨,霜雪凝魂魄。秉性内敛矜庄,行止悠娴意远,雅人深致。处世从容,沉稳周密;善解心术,敏于机辩。通四艺,擅丹青,尤工繁花。虽善弈,却鲜少与人对棋,常布局独弈。惯处幽谧境界,嗜爱山茶,喜画扇,好观歌舞。

长大一生の人设↑
至于小时候= =就随意一些吧,懒得撸两个人设版本……when I was young,一个略萌のgirl,乳名“茶茶”

乳母:慧娘(温和,沉默寡言,通药理,心软,多纵容)
近侍:紫陌(伶俐,豁达直爽,笑脸迎人,有学问)
          芳郊(精明干练,世故,巧言令色,有手段)

【备注】
① 腊八节,俗称“腊八” ,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一些地区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
② 于金陵降生,时寒冬,山茶盛放,故乳名“茶茶”。及长,嗜爱茶花,亦是贯穿人物之品格质素。
③ “处世从容,沉稳周密;善解心术,敏于机辩”性格与下棋“虽善弈,却鲜少与人对棋,常布局独弈”相互关联,后者不仅是对兴趣爱好的独特表现形式,更是对前者的补充与处理方法,博弈布局了然于心,但对他人的某些言行无动于衷,若事不关己则漠然置之。

TOP

尘世繁华与波涛暗涌都和他擦肩而过,每天最温柔的时刻便是立在山巅抚过剑身,然后锋芒出鞘,寒光乍起,破开云雾重重。
即使身边空无一人,他仍可与九霄上虚无的诸神为敌,不需被认可,更不需被欣赏,倾尽一生,仅余手中三尺寒锋。
晨钟暮鼓,日升月恒,星辰亘古,沧海一粟。

TOP

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



【人设存放】

孟娉婷,字骊珠,乳名柔柔。泉州孟氏世族女,两岁失怙,十岁失恃。眉靥曼睩,姿态隽雅,灼若红蕖凌渌波。行止有度,娴于辞令,稍嫌凛峭。观世情剔透,寡亲缘情缘,心内蕴藏玄机,时而喜恶难测,颇难交心相与。善琵琶,工行书,通诗文。矜重风致,好莳繁花。



旧坛主线:
年少:疏疏帘幕映娉婷 http://bbs.tfzying.com/thread-16688-1-5.html
旧时:愁锁最高楼。楼高最锁愁。http://bbs.tfzying.com/thread-18274-1-1.html
红墙:缥缈孤鸿影 http://bbs.tfzying.com/thread-18775-1-1.html
婆娑:诸行无常,诸法无我。http://bbs.tfzying.com/thread-18859-1-1.html

TOP

若他年相逢 擦肩太匆匆 霜花梅酒且满上一盅


孟娉婷,字骊珠,乳名柔柔。
[1]黄初四年九月廿五出生,祖籍临安泉州。父孟长义,母徐氏,胞兄蕴安。
[2]黄初五年冬,生父病逝。至金陵。
[5]黄初八年冬,孝期满。举家随长兄迁长安。
[10]黄初十三年春,生母仙逝。归泉州祖宅,蛰居三载。
[13]黄初十六年夏,返回长安孟府,掌理事宜。
[18]元朔四年春,选入长安礼教坊教习。三月礼明殿选,孟氏容仪殊丽,柔嘉淑慎,封正七品御女,居永福宫结绮轩。
[20]元朔六年夏,五月得孕,秋七月诊出。
[21]元朔七年春,二月十五,顺产诞一女,九公主李念颖。晋从六品充衣。同年冬十月廿七,念颖病殁。

TOP

最是凝眸无限意,似曾相逢在前生。


【未完待续·存戏】
本帖隐藏的内容
结绮轩【元朔四年 春三月】

[ 甫迁进结绮轩,洒扫之事虽早安排妥善,焕然一新,但余下琐碎皆须自个儿定夺,譬如摆设喜好、日常用物,即便都要从品级定例中挑选,仍不免为这今后住处多费些闲心。却不急着假借此类鸡毛蒜皮对宫婢们立规矩,在这几日,将他们行事皆不动声色地端相一遭,先大抵有个数,使唤起来也不至于潦草大意,免得有所疏漏。]
[ 这日午后仍在内寝小憩,卸了钗环斜倚榻上,未晞也打发出去歇着,就留明珠在侧侍奉。一片静谧,半点吵扰也无,教人不由舒缓精神。阖目溟茫半晌,幽幽掀开眼睑,眉目间还有些懒倦,信口唤了声。]
明珠?先沏盏茶来罢。

客串明珠:

[新秀进宫,各宫上下皆忙得手脚都没个安放处,但这忙碌里也存了七八分新奇。皇贵妃还未下旨分派住处时,便同几个好事的宫人聚在一处猜度过,哪位流年犯冲的会分着与宸贤妃住一处,此后昭阳梦断,春心冻结的景象便可以想见了,孰料话音还未落,不偏不倚的,自个儿便被分来伺候这位“倒霉”的主子,头日来时心中颇为不忿,待时日长久了,倒是可从这位新主子从容的举止中瞧出些不同来,是以仍旧提领着十二分的精神侍奉着,不敢教贵主不快]
[春莫夏初时分,到了日中总归积着几分热意,生恐主子午觉津了汗,轻手轻脚放下四面的细竹帘子,束手在旁候着,神思昏怠间,忽听见主子一声唤,一个激灵醒了神,嗳了一声后起身倒了杯清茶来,殷勤递上,口中涎笑道]
主子午觉时奴婢沏的,如今喝着不烫不冷,正好。

[ 乌鬘仅以一支玉兰长簪堪堪绾住,没了钗环珠翠,仿佛牵动脑海思绪也轻灵松快不少。浮笑接过她递奉的茶盏,徐徐饮过些茶水,声嗓也被润得透澈起来。]
冷眼瞧了这几日,当属你最为细致妥帖。
[ 如今结绮轩这一拨宫人中,未晞不消说,那是从本家宅邸带来且已服侍十余年的,余者各有参差,开初打量过去端的是雾锁烟迷。好歹是个有位份的主子,国朝头一回选秀而进,尚且没见他们出什么岔子,渐渐抽出手来调度分工。日久见人心倒是不假,才来时按捺住性子不曾发作,也给了底下人不少“机会”,于是至现下,才有了明珠得以近身的缘法。]
[ 恰是此刻心绪涌现,一忖时机也差不离,于是朝近旁绣墩处扬首示意。]
坐罢,左右没旁的事,陪我说说话。

客串明珠:

[得了赞自然欣喜不迭,躬身一福,郑郑重重称了一声谢,顺也遮掩去几分洋洋得意]
[打眼往绣墩处匆匆一瞥,涎笑直堆在了唇边儿上]
主子可莫要折煞奴婢了,奴婢卑贱之躯,哪敢与贵主同坐。

[ 茶过泰半,见她仍旧恭顺侍立,口称折煞,这般姿态入眼,心下很是受用。随手将瓷盏搁在榻边小几上,先时慵乏业已换作清目明神。拢了拢搭在臂上的缬花帛缎,喟叹一声道:]
我在这宫里无亲无故,一切有赖你们勤谨侍奉,并未将把你当作卑微看待。
[ 既要给她脸面,又怎会拘泥这一个小小的绣墩,于是再度出言。]
此刻并无外人,你不坐倒显得生疏了,我这心里也不踏实。

客串明珠:

[此时若再推辞未免不识好歹,口中笑晏晏称了一声是,乖觉坐下,不忘添补上一句奉承话]
内庭六宫,当属娘子性情最为和易了,奴婢恭敬不如从命。

[ 进退拿捏得宜,也免去那许多不必要的虚与委蛇。这轩中一应侍奉如无意外,都是将来跟在身边的轻重人物,稳妥审视自不可少,但若要求得长久,相处的分寸却是一桩费时费力的事情。“最为和易”四字入耳,心渊中有一线微芒耀现,抿唇笑了笑。]
你在宫内侍奉多久了?说起内庭六宫……倒也真是资历颇深的人物。
[ 眉目舒展间,不经意地续上几句。]
我入宫不久,放眼瞧去许多人事物都笼统含糊,咱们如今既有这个主仆缘分,不若同我多讲一讲你的阅历?也让我受用一些,回头教导其他婢子得放亮了心眼才是。

客串明珠:

[垂首答说]
奴婢年方十岁便入了掖庭,先时被指派到浣衣局,为贵人们浆洗衣裳,后年岁长了蒙宫正拔擢,才有了福分到主子身边儿伺候。
[听出几分他意来,眨了眨细缝眼,笑语精明]
说起这内宫六局里的故事与讲究,奴婢资历虽浅,可若真要细说起来,只怕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到尽头,不知主子想先听哪处何人的?

[ 像她这样自小充为宫婢,从浣衣局那样辛苦的地方出来,自是懂得许多人情世故,无怪与别个不同……不过这玲珑进退的本事,还比想象中炉火纯青一些。面容沉静,听得仔细,末了启唇感叹。]你倒是很有才干,宫正果然慧眼识珠。
[ 耳闻后话,像是玩味又像踟蹰,笑忖片刻才道:]
永福宫主位,贤妃娘娘如何?


—————————————————————————————————



【元朔七年·春】

【捧一卷书卷静立而阅,享受难能闲暇,耳聆脚步声响,有人来报,道是前些日子由结绮轩孟娘子那儿所领至的名唤墨画的宫女惩戒已受,规矩已然学成,是该到了往返之际,这下蒋宫正有事在身,派得自己前去通传一声,便也将那宫女带回】

【抿唇淡淡莞尔,颔首应下,弃了所执书卷,随人同行,见着了外头站立的宫女,稍加凝眸打量,复闻传话之人对其又交代了几句,自己启唇适微道了几句,遂带人而去】

【一路行至结绮轩,托人前去通传,静立原地,思绪流转,斟酌着一会儿见着孟娘子后的言辞种种】


[ 仲阳酣春,怀胎已至九月,可即便双身笨重,也不得不时常由侍女扶着于庭中行走,听她们劝说,如此到了分娩之时方能更为顺遂。二月杏花含苞枝头,莺莺燕燕也声息渐起,用过午膳漫步赏景,回到内室极易困乏,午憩过后梳洗换衣——半月以来,大约每日的这个时辰,都在妆镜前度过。]
“小主,殿中省差了位女史求见,墨画也跟着回来了。这会儿要见么?”
[ 黛眉描罢,铜镜中妆容清淡,朝未晞颌首。她即向前来通传的宫女示意,将人领进来。稍后被未晞扶起,缓步折过云母屏风,至外间上首落座,看向来者。]


【一阵清风轻扫,枝头喜鹊喳喳,不由被渲染,抿唇而笑,复回眸,见得宫女而归,朝其微颔首,便随其一同入内】

【迈入结绮轩,伊人显怀,如今算来已是怀胎九月,即快诞下这尚且未明男女的龙凤,身于皑皑深宫,诞下麟儿,只怕有人欢喜有人愁,甚有时,连安然长成皆无人可担保,福兮祸兮,又有谁人能够说的清道的明】

【不知为何,心下竟心生这般唏嘘,默然轻叹,垂眸盈盈施了一礼】

婢殿中省女史宋氏给孟娘子请安,孟娘子凤体安康,长乐无忧

长乐无忧
[ 将她问安这四字轻语玩味,落座时唇际略起弧度。俄而出言免去座下二人礼数,看向已有三月未见的婢女墨画,朝她浅淡笑道:]
回来了?庭院花木正缺人早晚浇灌,就有劳你了。
[ 一则早晚浇灌之事必得在晨晖未起、暮霞尽落时,不会被阳光灼伤最合时宜,并未如从前那般受用于前,也算稍作磨砺;二则随口拿话探一探她规矩学的如何,是否明白自己身份,受不受得起“有劳二字”。端瞧她言行举止。]

TOP

返回列表